您的当前位置:在线时时彩 > 竹凉席 >

【酱紫FM】怀念那一床天然的竹凉席

发布时间:2019-03-11 11:58

如果您正在寻找相关产品或有其他任何问题,可随时拨打公司服务热线,或点击下方按钮与我们在线交流!

  夏日里的竹凉席全靠一双手,砍、锯、切、剖、拉、撬、编、织、削、磨,躺下便是一方天然的清凉,一片记忆的芳香。

  30多年前的农村,空调尚不知为何物,即便是电风扇,也是个稀罕的物件。每逢盛夏,蒲扇、竹床与竹凉席是消暑的三件宝,几乎每家必备。刚入伏,人们就从阁楼上取下竹凉席,用开水浇烫,用刷子刷洗,再晾干铺到床上。

  记得儿时暑期的每天下午,用热毛巾擦竹席是我雷打不动的家务,因我个子高,趴在竹席上能够得着床里边。那时弟弟也有分工,负责端水。擦好后,将竹席撑成一个拱形晾着。入夜,人们纳凉归来,睡上去,顿感周身冰凉。孩子们贪凉,只穿一件裤衩,连枕头都不要,将脸贴在竹席上睡。第二天起床,脸上尽是一道道横竖交叉的竹篾印。

  那时候,孩子大了需要分床,人们时常请篾匠上门编竹席。编织竹席的原理与织布相似,只不过一个用线,一个用竹片。然而,织布有织布机,编竹席却是全靠一双手。砍竹、剖篾、编制,对于精巧的篾匠,砍、锯、切、剖、拉、撬、编、织、削、磨,基本功样样扎实,件件通晓。记忆中,村上的老篾匠到我家只来过一次,编了两张竹席。整根竹子剖开后,他蹲坐在凳子上,膝盖上垫着块厚布,左手握竹条,右手拿蔑刀,不一会儿,篾条从老篾匠手里跳跃着出来,厚薄均匀,薄如蝉翼。接着,将篾条拿到安装在长凳上的剖篾机上,从小槽中一拉而过,“唰”的一声,蔑条表面顿时变得光滑圆润起来。

  上千根篾条,老篾匠都精心打磨,一根也不放过。好奇的我问他:“要学多少年才能剖出均匀的篾条?”“五年。”“有的蔑条剖出来已经够光滑的了,为什么还要放到机子上去拉?”“小鬼,一床垫子(家乡对竹席的称呼)能睡一辈子哩。人丢得起架子,可丢不起名声。”这一句话,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与编菜篮子的竹篾不同,竹凉席常用的是竹子最外面的两层,也就是头青和二青。新编好的竹席是竹子的本色,待用下来几年,吸上了人体的汗渍,渐渐变色,有一层包浆。大床上的竹席是爷爷早年为父亲准备的,已然接近暗红色,人躺上去,光溜溜的,凉意来袭。如今想想,它在阁楼上闲置多年,年龄比我还大呢。

  那一年我考取重点高中,去县城读书。父亲帮我挑着行李,一头是母亲陪嫁的木箱,另一头是当年老篾匠编的竹席。我猛然明白,父亲早在8年前,就为我备好了外出求学的寝具。将叔叔当兵复员带回的旧棉纱帐子挂起来后,父亲摊开竹席铺到床上。“有点大,不太服帖,四边翘着正好盖住帐子,防蚊哩。”父亲讪讪地解释。

  “都是些土货。”宿舍里不知是谁说了一句。我抬起头看看,别人睡的帐子与草席,都是刚从街上买来的,尺寸大小非常合适。夜晚,我赤着膀子睡到竹席上,听着上铺翻来覆去睡不着,嘴里念叨“真热”,我的内心嘿嘿一乐,酣然入梦。

相关产品

更多相关文章:

在线时时彩_时时彩跟单计划准吗_时时彩计划群版权所有      
    

在线时时彩_时时彩跟单计划准吗_时时彩计划群版权所有